首页
> 资讯要闻 > 崇仁要闻

我县作家浇洁摘得第七届“井冈山文学奖”

发布日期:2019-12-06 17:02 浏览次数:

12月6日,江西日报公布了第七届(2018年度)“井冈山文学奖”名单,“作品奖”10件、“文学新锐奖”1名。我县作家浇洁凭借作品《秋在青山妩媚处》摘得“井冈山文学奖”。

“ 

浇洁是崇仁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滕王阁文学院第三届特聘作家,抚州市作协副主席。她出版过散文集《被风吹过》《草尖上的漫步》等。作品入选《21世纪中国最佳散文》《2010中国最佳散文》《2018民生散文选》等多种选本。还曾获江西省谷雨文学奖,鲁藜诗歌奖一等奖,多次入围老舍散文奖等。

本次浇洁获奖的散文作品《秋在青山妩媚处》于2018年11月2日在江西日报副刊发表,《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对该作品高度评价,他认为该文章展现了清贫的村党支部书记郭玖明扶贫助学的感人故事。作者没有过多煽情,而是用充满画面感与真实感的语言去描绘一个真实的人物与环境。平凡中才见伟大,质朴中更有深情。

谈起写作此文的初衷,浇洁认为是缘于感动。一个村党支部书记,省吃俭用,身上穿的是别人送给他的破旧衣服,坐的是用奶粉罐拼组的“凳子”,小腿上有条砍毛竹留下的一寸多长的伤口……就是这样一位农民,却年复一年地扶贫助学。浇洁说:“从这种意义上说,此次井冈山文学奖颁给的是那些不负初心的美好、不断前行的灵魂,这也是文学怀揣的烛照本义。”

据悉,“井冈山文学奖”始于2013年,是江西日报独创的一个文化品牌。每年在上年度《井冈山》刊发的作品中,由全国名家评委通过“盲评”方式选出获奖作品。由江西日报主办、以“盲评、高规格”为特点的“井冈山文学奖”已成功举办六届,获得较大社会反响,受到全国副刊界的广泛关注。

秋在青山妩媚处

三面青山低伏,云雾缭绕,绿色洋溢,晚稻酿就俯首的青黄,山野的馨香沁人心脾。坐落在高峰山山脚,村形宛若鹿角的鹿甲村,偃卧在波浪状流淌的农田中,静谧安详。

翠竹掩映的上坡路口是郭玖明的家,素罗蓝裳的牵牛花,在墙角鸡鸭般欢腾;木门前的一株月桂,默默地递送着芬芳。

楼房门前,那只用三个奶粉罐拼成的“凳子”,不由让我心里一惊;屋内的陈旧家具,大多缺少部件,那几把竹木椅,几乎都是用绳带缠绑的“老弱病残”。堆着杂乱空矿泉水瓶和废纸的过道一角,鲜亮地躺着几只南瓜、冬瓜。

清晨就在忙着清洁禽圈的郭玖明,破旧的衣衫被汗水浸渍,松松垮垮地套在魁梧的身上。粗眉黝黑的脸上,呈现出农民特有的憨厚纯良。他右小腿上那个一寸多长的伤口,猩红发炎,惹得苍蝇嗡嗡地叮啄……一种泥土般的坦诚质朴,带着光和影,在他身上移动闪耀。

妻子在厨房忙碌,柴火灶里飘出水蕹菜的清香。热气氤氲的温馨中,我问她,自己的家境也只够维持简单的生活,这十几年来,郭玖明却每年拿出家庭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扶贫助学,她是否有意见?她一边添着柴火,一边平静地答,他良心好,喜欢做,助人总是好事,夜里睡得香。

他儿子开农用车,先天的近视眼。当我问及他对父亲做善事的看法时,文气的他淡淡地说:我爹觉得自己是一个党员,总要为社会做点什么,刚开始我也不是很理解,有时我孩子生病住院都要四处借钱,但看着他这样做虽辛苦却开心,我也会去帮忙。

几只白鹭在稻田上空翩跹起舞,一剪天使般的倩影;一条黑狗安静地躺卧在院场上……

高尚从来就跟金钱地位无关。

2007年无意中得知有女童因家庭贫困面临失学时,郭玖明想到自己小时候没读到书的难处与渴望、想到自己入党的誓言,毅然决然地就用砍毛竹种水稻养鸭子的血汗钱来扶贫助学。“不要像我一样,没读到书!”“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没读到书,可惜!”这便是郭玖明一次次毫不犹豫倾囊相助的初心。他每年资助一个学生3600元,让其完成初中、高中甚至大学学业,春节还另给一个1200元的红包。

学生黄蕊,连续6年受郭玖明支助,如今已在一家银行上班。当郭玖明夫妇用卖毛竹的钱买了一部手机,祝贺她正式参加工作时,她情不自禁地改口,喊起郭玖明“爸爸”,流着泪说,“您是一个好人,我一定会报答您的养育之恩!”郭玖明却诚恳地回道:“孩子,我个人不需要你回报。”

从2016年至今,受他资助的甘小燕,在得知郭玖明全家极为省吃俭用时,便拒收了他给予的生活费,想放弃大学学业。郭玖明苦口婆心地劝说,并强调自家的生活挺好,完全有能力帮助她。在半信半疑中,她才勉强同意。说到这,郭玖明颇为欣慰,黧黑的脸上绽开“获胜”的喜悦。考虑到甘小燕的情绪,郭玖明还通过县妇联获取她的银行卡号,以匿名形式捐助。

十个指头扽不齐。郭玖明只要一听说别人家有困难,心里就难过,总想倾其所能地相助。除了贫困学生,他还赞助患白血病的孩子、重病的村民。村中有个孤寡老人,见郭玖明抽几块钱一包的劣质烟、穿别人淘汰送给他的衣服,便不忍心接收他的资助。郭玖明笑着说,“我挣钱总比你容易。再说,帮助你是我的责任。”

说起资助的事,郭玖明竟有些羞赧:“我帮人不多。”而对于物质,他一向坦然,“饭菜能吃饱就行。穿用嘛,好的也是用一天,差的也是用一天。”朴素的话语中,映现出一颗山泉般纯净的善心,那闪烁的光芒,照耀着许多黑暗中艰难匍匐的人们。

世间唯有善良与发自内心的担当最为珍贵。

郭玖明提着柴刀去山上砍毛竹,我跟在他后面,望着这个敦实的背影,不由得肃然起敬。他走走停停,笑吟吟地向我如数家珍:路旁的杉树是他栽了几年的。常见大雁排成各种队形,在天空表演。黄昏时山上有一种鸟会说“去归去归”,提醒人们收工。那些竿上长绒毛的鲜绿竹子是今年生的;那些叶密油绿的竹子是两年生的竹娘,易长笋;而那些竹节变黑的苍绿竹子则是老竹,要砍掉。掀山后的竹子发得多……

他说得轻松惬意,山蚊子却在我身边嘤嘤嘤地叫,不一会便咬得我全身奇痒。郭玖明娴熟地砍着老竹,放倒,在新竹蔸中央戳一个洞,说这样能让雨水进入,保护竹根。他介绍,那被雪压或狂风刮倒的竹子,也能卖220元每吨,用以做香芯烧竹炭,好的8寸以上的毛竹可卖480元每吨。现在的路好,土炮四轮车能直接进山,山脚下修有3.5米宽的水泥路,干活越来越方便……

想着他长裤筒内,一个月前砍竹时因竹鞭反弹,被刀嘴勾伤还在发炎的右腿,看着他全身淋漓的汗水和沾满的土屑,算算他每年该砍多少根毛竹流多少斤汗,才能资助一个学生上学?我的眼眶湿润了。

担心我受不了蚊虫叮咬,郭玖明早早地收工,肩扛两根毛竹下山,汗津津的气喘中,仍向我兴致勃勃地介绍村里的情况:“山上种树、林下养殖”的立体种养模式,绿色环保;羊棚内要设有斜坡,利于羊排便干爽;豪猪爱吃南瓜红薯,是国家保护动物不能圈养;养鸭要注意防治疫病;村民黄天孙成立了一家养殖企业,年出栏生猪三千多头,已成为市级龙头企业……

望着穿解放鞋、一只裤脚高一只裤脚低的郭玖明,我怎么也想不到,他还是鹿甲村的党支部书记,一个将市劳动模范3000元奖金全部交了特殊党费的“领头鹿”!就是他,这个生于1962年夏天的汉子,在2009年任村支书后,便制订了“八年帮富计划”,立志精准扶贫。他每日早上5点起床忙活,一天到晚地在村委会农家、田间山头奔忙,带动村民承包荒山,对千余亩毛竹进行低改。在他的精心“呵护”下,荒山变成了全村的“绿色银行”,还发展了村里的养殖业林果业。在村里兴建了小学教学楼,翻建了村委会,带头捐钱为村里修桥铺路。昔日“村边两面坡,红壤硬似锅,大家啃窝窝”的贫穷面貌,得到彻底改变,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好。

德不孤,必有邻!仁德与良善是会传染的。

在郭玖明的带领下,鹿甲村乡邻和睦,崇善好德蔚然成风。全村共计结对关爱“五老”人员与弱势群体52人、失足青少年转化16人。小小的善意汇集起来,会变得声势浩大。村民们纷纷夸赞:郭书记无私奉献,目光长远,一步一个脚印,真正是我们的好书记!

午后,山村雾霭消散,峰染修眉,天空明净,风中荡漾着青草的气息,亮堂堂的阳光迎迓而出,竹木稻田瞬间明媚精神起来,犹如德胜者心上的平和光明

来源:崇仁县融媒体中心